AI数字人直播是新风口,还是伪需求?

AIGC行业资讯11个月前发布 编辑员
3.8K 0

新风口,还是伪需求?

其实,数字人直播并非新鲜事,包括以柳夜熙为代表的3D超写实数字人,AYAYI为代表的超写实数字人,A-soul等2D二次元数字人,都曾火爆一时。

AI数字人直播是新风口,还是伪需求?

有从业者认为,2D超写实数字人直播火爆,一方面是ChatGPTAIGC概念热度飙升。另一方面是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本地生活业务的发展,许多商家需要低成本的短视频、直播投入。

以柳叶熙为例,其制作团队创壹科技CEO梁子康曾对南方都市报表示,在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以来,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约在百万元级别,第一条柳夜熙的短视频成本约几十万元。

随着以外卖、团购券为代表的抖音本地生活业务开展,背后无数个中小规模实体企业,他们没有充足直播预算。

相较而言,2D超写实数字人一年使用费用基本为1万元左右,是负担得起的直播玩法。

互联网大厂也在相继入局。今年3月底,腾讯发布AI智能创作助手 “腾讯智影”,可以实现“形象克隆”,用户通过上传少量图片、视频素材,就能得到自己的数字人分身。此外,腾讯智影还接入了数字人直播,智影数字人可以直接替代真人,实现7*24小时不间断开播。

花脸数字创始人刘威介绍,过往业务主要集中在电商直播带货,接下来会重点布局本地生活领域,跟抖音、美团、支付宝等平台上的商家都会进行合作。在他看来,未来数字人在服务领域潜力巨大,比如线下导购,线下讲解员、数字医生等。

企业差异化竞争力,则取决于2D超写实数字人制作的精准度,刘威说,比如,通过一段视频,真人的口型、肢体匹配度和交互灵敏度,能否完美复刻至数字人。不管是多模态动作生成驱动引擎、文本驱动、声音驱动或者文本驱动,都能体现企业技术含量。

闪剪智能市场部负责人谢强认为,行业仍然处于婴儿期,未来也会催生出AI数字人运营师、AI数字人直播代运营等职业。

但随着数字人直播火热,也不乏出现一些鱼龙混杂现象。从抖音平台上可以看到,以数字人直播的企业,打着“2023年新风口”、“99%主播将失业”的字眼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还有部分企业售卖数字人直播培训课程。

此外,数字人是否被平台支持?一些服务商表示,AI主播只要直播内容没问题,并且转化率数据不低,并不会被限流封禁。

摩诃负责人承磊则介绍,其团队专门组建了一支针对短视频平台封控算法的团队,会实时调整 AI数字人的直播策略,被检测出来的“非真人直播”概率约为1%~3%。据他了解,其他公司至少一半以上的号都会被封掉。

作为某品牌直播运营负责人,晓雨则是会采取多种措施,最大程度地去规避掉被平台限流封禁的风险。按照她的经验,在数字人直播的背景最好采用视频形式,有时直播过程中,她还会把录制好的真人视频放进直播间互动。

她透露,有些数字人服务公司会提供一套直播设备,包括一些技术提升,去规避平台算法,“但这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安全,因为平台算法每天也在升级。”

白晨介绍,直播运营行业里一直有个不好的现象,就是通过举报同行直播间,去测试平台的一些规则,如果直播间没被封,就证明方法可以复制。

在晓雨看来,目前数字人直播还没有大量覆盖,很多团队都处于测试阶段,数字人只是个工具,但行业才开始,它还没形成一个高效的工具,随着技术更新、成熟,才能有明显感知。

“数字人直播起飞了倒是真的,能不能落地还得看它沉淀的情况”,晓雨说。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