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hop:AI商拍中的“显眼包”

AI应用信息2个月前发布 XIAOT
102 0

如果你是一个对前期置景、摄影摄像、后期修图都零基础的小白,有没有可能零成本、高质量地产出一套完整的商品图?

答案是“完全没问题”。

举个例子,通常一家网店制作一次上新商品图,需要有个多工种设计团队,10套衣服要耗费近1天时间,成本超过1万元。如果选择用AI工具做电商图,单次生成消耗的算力成本不到1元,成本直降超90%。

对于电商和品牌而言,商品展示方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张吸引眼球的商品图或直接决定消费者是否感兴趣、下单。对资金雄厚的大品牌来说,他们可以投入大量资金,产出精美的商品图,可中小企业就需要对投入和产出反复考量。

今年4月,在电商行业摸爬滚打12年的蘑菇街推出国内第一款AI商拍工具weshop,为商家提供商品实拍图和虚拟试衣图。其通过简单的操作,即可快速生成多种风格的人台图、真人图、商品图等。

WeShop:AI商拍中的“显眼包”一面向新,一面抱朴

两三年前的深夜,你打开带货直播间,主播不多,品类也有限。AI主播的到来,可以24小时不间断带货,24小时不眠不休,实时回复消费者的提问。

站位不同,心情迥异。商家期待AI主播可以降本增效,主播则担心会被AI抢了饭碗。但事实是越基础的电商组件,受用的人会越多,更需要先进的工具去提效。

在电商大厂纷纷推出数字人AI主播时,AIGC在电商领域的运用也开始发生变化,从过去短视频、直播等内容形式,慢慢到图片

线上购物中,消费者无法直接触达商品,如何能让消费者在看到商品图后产生兴趣、下单,是每个品牌、商家,甚至平台共同的痛点。

商品图作为商品内容中不可缺的组成部分,一直遵循标准、传统的流程。从场景搭建、构图、选模特、到摄影后期,一套符合品牌调性的商品图的成本不菲。人员之外,还包括摄影设备、场地等方面的投入,降本不容易。不少商家为了省去这笔投入,会盗用其他店铺的商品图,不仅存在版权问题,同质化的商品图会降低商品本身的吸引力。

五六年前,陈琪利用计算机视觉,尝试虚拟试衣。受到技术的局限,并未成功。直到AI技术不断迭代,陈琪及团队将多个AI大模型进行融合,通过多年的电商经验、数据,预制“咒语”,使其能有效应用于具体的电商商品图生成场景中,成功研发出AI商拍软件WeShop。

WeShop就像一套围绕“商品”内容生成的方案。除了商品本身,商家不需要准备任何工具或素材。不受限于摄影、后期处理的限制,也不受限于模特类型、拍摄地点的限制。使用者只需要将产品拍下来上传到电脑,就可以直接选择虚拟人像模特,还可以根据产品风格更换模特,甚至修改背景场景,用最低的成本创造出高质量的商品图。

“相较于模特拍摄或人力抠图,这个工具在效果上不逊色,且几乎没有成本。”一家淘宝店铺老板介绍,店铺按传统路径去制作商品图,一张图的平均成本在100~500元左右,一次上新拍摄,动辄耗时几天甚至十几天。在WeShop参与下,一分钟能“造”出几十张图片,资金成本可视为0。

前不久,WeShop推出国际版,面向全球电商商家,同时接入交互方式为英语的ChatGPT,能将商家需求表达得更精准,让“图生图”的过程更流畅,生成图的细节也将更加准确。

在陈琪眼中,不管是蘑菇街还是WeShop,他从来没有忘记初心。

“WeShop会选择今年上线,不是跟风。团队一直都在探索更好的线上商品展示方案,持续关注可应用于虚拟试衣的最新技术突破。今年一些AI大模型的推出让我们看到了曙光,很快做出了国内首款AI商拍工具WeShop。WeShop的出图速度、质量、成本在正式上线时就已达到可商用级别,一方面帮助企业降本增效,同时也一定程度为消费者带来了更好的线上购物体验。”

WeShop:AI商拍中的“显眼包”一边入世,一边出世

如果上线WeShop是陈琪在AI商拍领域走的第一步,那么世界各地的商家用上WeShop就是第二步,而第三步是让每一位选择WeShop的人都可以用好它。

目前,WeShop乃至许多AI应用,在落地后都会有一道难以越过的鸿沟:AI幻觉。这是AI刻在骨子里的基因,就像你用AI写作,它可能会说“孙悟空三打林黛玉”,也可能在你制作吊带商品图的时候,擅自给产品加两个袖子。

面对这样的情形,陈琪笑道:“这种不可控的操作,才是真AI,它需要被持续喂养,让背后的数据足够强大,这也是‘魔法师’正在做的事。”

这里的魔法师是提示词工程师的一种说法。与传统程序员不同,尽管提示词工程师也是一份和机器打交道的工作,但后者是通过人们日常使用的自然语言、图像,将命令发送给AI,再由AI执行的。他们更像是教导模型给出特定结果的一种方式,通过这种方式,让使用者能获得与自己心理预期更贴切的答案。

数据是AI的生产力,蘑菇街在电商行业浸泡多年,服务过上亿名消费者,百万家店铺。通过与它们长时间接触,沉淀出大量的知识图谱与数据,包括对各个行业上中下游敏锐的商业判断,都让WeShop少走很多弯路。

同样,工程技术上WeShop也有技术壁垒。以前开发一个软件,只需要程序员写完即可,出现问题就及时修复。但现在需要不断去测试才可能发现软件问题,因此客户数据扎实的先行者就拥有天然形成的闭环,甚至在完善的过程中让使用者越用越好用。

目前WeShop服务近10万名用户,大概分为三类:一是跨境电商出海的企业,二是大型服装工厂,三是小商家。针对不同需求的客户,有不同的套餐。298元是对少量图片需求的“傻瓜式”一键操作;598元是对图片需求有一定数量的店家;1598元是对生成图片调性有要求、需求量较大的客户,WeShop也会提供“魔法师”帮辅助客户制作出最满意的客片。

在陈琪眼中,WeShop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十年磨一“锤”:“我们也没有说因为AI这个事情很热,就马上要投入进去。实际上Virtual Tryon(虚拟试衣)这个问题或者说这颗钉子一直放在我们桌子上都十几年了,现在的AI技术发展终于具备了打造‘锤子’去解决‘钉子’的条件,而对于这些行业‘钉子’的洞察,是AI应用创业中最难的部分。”。

当记者问及AI如何在企业日常经营中应用,陈琪做了个比喻:“现在的AI就像刚从好大学毕业的学生——知识储备丰富,但没有行业经验,只能在容错率极高的艺术创作领域或基础的‘实习生工作’上体现价值。因此,如果想让AI真正发挥作用,我们要用工程技术手段控制AI,约束其过度发散,从而让AI按照人类的意愿工作。”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