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游戏事业群抢占AIGC市场,中小微企业路在何方?

AIGC行业资讯10个月前发布 管理员
1.7K 0

大厂游戏事业群抢占AIGC市场,中小微企业路在何方?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企业进入AIGC领域,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为了保持领先地位,游戏企业开始寻求创新。其中,虚拟现实技术成为最热门的创新方向之一。

虚拟现实技术可以让玩家完全沉浸在游戏世界中,与游戏中的角色和环境进行互动,带来更加真实的游戏体验。目前,国内外各大游戏企业都在积极探索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例如,网易已经推出了针对虚拟现实设备的游戏《Nostos》,腾讯也在研发VR游戏。

除了虚拟现实技术,人工智能也是另一个备受关注的创新方向。通过机器学习算法和深度学习技术,游戏企业可以更好地理解玩家的需求和游戏模式,从而打造更加符合玩家口味的游戏。目前,腾讯已经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成功推出了一批备受好评的游戏,如《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游戏行业的创新也将不断推陈出新。相信在未来,游戏企业将会带来更加令人惊艳的游戏体验,让玩家们享受到更加真实、更加有趣的游戏世界。

不过,在游戏大厂积极推进AIGC之际,裁员、市场下滑的焦虑情绪也伴随着中小游戏公司和相关从业者。业内人士认为,在游戏这个科技试验场中,无论是移动互联网还是当前的AIGC,技术革新对行业造成的变革和冲击从未停止。对于以创意性为核心竞争力的行业,最终的市场走向还是要归结到游戏本身。

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AIGC是个辅助性外挂,但创意开路之下,中小游戏公司和大厂同样有机会。大厂可以自研AIGC,但中小游戏公司也可以使用市场上已有的AIGC工具,就如同此前使用虚幻引擎一般,本质上依然在同一起跑线上。

大厂抢滩布局

ChatGPT带着AIGC的浪潮汹涌而至,一众游戏大厂摩拳擦掌。业内人士甚至预测,下一个独角兽企业或将在AIGC领域产生。

4月23日,复旦大学与恺英网络子公司上海恺英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签署《软件定制开发协议》,协议约定双方将共同致力于利用AIGC与AINPC相结合推进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领域新技术研发与应用。双方共同探索将AIGC技术运用到游戏产品AINPC研发中,打造互联网游戏产品更加精确和逼真的人工智能处理,从而提高游戏产品体验。

此前,腾讯AI Lab(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在2023游戏开发者大会(Game Developers Conference)上发布了自研的3D游戏场景自动生成解决方案,通过AIGC技术,帮助开发者在极短的时间内打造出高拟真、多样化的虚拟城市场景,大幅提升游戏开发效率。

同时,由网易伏羲大模型提供技术支持的首个AI共创游戏设计,即将在《永劫无间》游戏内上线,玩家可以使用灵感词生成专属设计。据了解,这是网易游戏在AI领域的新探索,使用网易自有版权素材库数据对生成式AI进行深度定制,后续《永劫无间》还将结合AI技术进行时装开发。

早在2022年12月,昆仑万维就发布了“昆仑天工”开源,其AI生成能力已覆盖图像、音乐、文本、编程等内容模态,目前已有中国移动咪咕等公司测试使用。

昆仑万维CEO方汉表示,AIGC对现有的行业最主要的影响还是降本增效,而且这个降本增效不是百分比的降本增效,而是十倍、百倍的降本增效,这样会极大地提高内容生产的效率,解放生产力。所有的内容行业,包括游戏行业和影视行业,都有非常强的市场需求。

对于B端企业来说,之前要消耗的大量外包成本都可以节约下来,对于很多长尾行业,AIGC也能极大提高内容生产效率,甚至重塑行业赛道,衍生出更多的产业机会。

张书乐说道:“AIGC对游戏公司而言,可以覆盖几乎所有的流程,极大地提高研运效率,必然是分秒必争去探索、使用的领域,尤其是在降本增效上效果显著。不入局,则意味着自动放弃机遇,确有掉队可能。”

近日,实时3D内容创作与运营平台Unity发布了《Unity 2023游戏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记者注意到,报告中数据统计来源于使用Unity游戏开发平台23多万名开发者的数据,以及多个平台上超过42.3万名开发者的广告数据,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代表目前行业的真实情况的。

《报告》中提到,AI会更大地参与到游戏的开发过程。AIGC已经被用于开发人员的工作流程中。预计人工智能将通过生成图像、音频视频甚至代码来进一步参与到内容创作流程。

“借助AIGC,未来在大型的3A游戏制作过程中,可以大大减少制作游戏的人员数量。国内的一些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在这个领域尝试应用人工智能大模型来提高效率。这样在不增加研发人员的基础上可以同步研发更多游戏,真正做到将人口优势转化为人才优势。”互联网产业分析师丁道师说道。

中小企业路在何方

与大厂积极布局AIGC不同,巨额的资金投入对中小游戏企业而言是个不小的负担。

事实上,以ChatGPT为代表的大模型路线对资金的需求量是巨大的。据业内人士测算,大模型的入场券大概是5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超过千亿级别的大模型,它的训练大概需要1000—2000张A100的卡,硬件成本约5000万美元,加上人力、电力、网络支出,一年需要5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投入。

根据第三方机构伽马数据发布的《2022—2023中国游戏企业研发竞争力报告》,2022年,中国市值TOP10企业游戏研发费用合计预计超过380亿元,连续多年保持高速增长。可见,尽管2022年游戏市场规模下滑,但头部企业仍然保持了较高的精品研发意愿,其研发竞争力持续提升。

巨大的投入对于中小游戏企业而言并不友好。而在当前游戏大厂纷纷加入AIGC战团之际,中小游戏公司将如何破局?

对此,张书乐向记者表示:“作为创意行业,游戏公司确实有资本带来的实力问题,但游戏更讲求玩法、体验上的创意和创新,并非简单地用金钱堆砌特效来做大片。因此,只要游戏有独特的灵魂,就能活得滋润。”

“AIGC是个辅助性外挂,但创意开路之下,中小游戏公司和大厂同样有机会。大厂可以自研AIGC,但中小游戏公司也可以使用市场上已有的AIGC工具,就如同此前使用虚幻引擎一般,本质上依然在同一起跑线上。”张书乐进一步说道。

记者注意到,独立开发商如今不再需要从零开始做项目了。现在他们更多地是使用第三方资产来原型开发以及测试。有大约62%的独立开发商在游戏研发过程中使用5至14份资产包。数据显示,46%的独立工作室可以在一个月内完成游戏原型测试。在第三方预制组件的帮助下,工作室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测试更多的想法,把游戏考虑得更全面。

银河证券研究院研报指出,长期来看,AIGC有望帮助游戏厂商实现场景和原画的低成本、高质量的批量生产,从而实现游戏厂商的降本提效。

在张书乐看来,AIGC将使一些技术上的简单劳动被替代,但深度创意依然需要游戏从业者自己去思考和完善,AIGC只能提供辅助和些许创意延伸。

方汉表示,不用太担心ChatGPT的冲击,保持开放的心态去了解去应用。作为B端的企业,最有价值的仍是这些行业数据以及企业在该领域里的深耕与积累,可以将企业的积淀与AIGC结合起来,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记者注意到,随着AIGC的持续投入,包括字节跳动、昆仑万维在内的多家国内公司研发的AI大模型已经走上了完全开放和开源的道路。随着开源的进程,无疑将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进而提升中小游戏公司应用大模型的友好程度。

这种开放和开源的趋势也让游戏开发变得更加民主化,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中,贡献自己的想法和代码,从而帮助改进游戏的功能和性能。这种合作也有助于提高行业标准,鼓励游戏开发者们合作,共同创造更好的游戏体验。

随着中小型游戏公司的应用大模型日益普及,开放和开源的趋势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机遇。他们可以使用已有的游戏开发平台和工具,从而减少开发成本和时间,同时也能够更加专注于游戏的设计和创意方面。这种开放和开源的趋势,也为中小型游戏公司提供了更广泛的市场和观众,让他们有机会创造出更加有趣和创新的游戏产品。

总的来说,开放和开源的趋势给游戏开发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它不仅提高了游戏开发的效率和质量,也鼓励了更多的合作和创新。对于中小型游戏公司来说,这也是一个更好的机遇和平台,让他们有机会创造出更加优秀和有趣的游戏产品,从而在游戏市场上获得更成功的发展。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