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社交泛娱乐,新玩法和新机会

AIGC行业资讯10个月前发布 管理员
2.4K 0

2023年,生成式AI的竞争必将成为新风潮。从谈论AIGC,到拥抱AIGC,CHATGPT引起的这波人工智能热浪至今还未停止,由AIGC带来的行业席卷已经到来。

  4月25日,声网与扬帆出海共同举办了以《AIGC:下一代社交泛娱乐变革者?》为主题的「开播了,星期二」第 16 期线上直播分享,邀请了扬帆出海创始人&CEO刘武华、比邻星球创始人 段志云、商汤科技数字文娱首席营销官 邢孝慈、声网泛娱乐产品负责人 李斯特进行圆桌对话,共同探讨AIGC在社交泛娱乐领域里的机会与挑战。泛娱乐行业从业者,该如何更好的用AI来寻找产品创新点和增长方向?

  AIGC+社交泛娱乐,新玩法和新机会

  Q1:AIGC成为新风口后,会给整个社交泛娱乐行业带来哪些颠覆变革?

  比邻星球 段志云:我一般从两个角度来看,从AIGC的角度来讲,它可以让内容创作的门槛得到降低。剪映这一类工具驱动了短视频领域的繁荣。在社交泛娱乐这一领域,同样需要AIGC去驱动工具的变革。

  另一个角度是在大模型的支撑下,如何提升内容生产的互动和自主。比如,游戏、社交场景里的人物,有没有可能通过更强的AI能力,与人之间发生一些情感上的连接?虽然短期之内实现非常深入的情感羁绊还有难度,但让它作为一个陪伴聊天的小角色,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实现了。也许,接下来的游戏NPC就可以实现与人的自由对话、拥有一些自由度和个

  商汤科技 邢孝慈:换个角度考虑,什么样的高门槛需要用 AIGC去降低?站在用户角度,应该是创造一些高质量、能够提升用户感官体验的沉浸式内容。比如将影视、游戏内容从2D升级到3D,甚至加入一些交互功能等,AIGC的出现可以让它的交互变得更智能、成本更低。从现在的一些AIGC版本来看,其在创意或内容创作的效率提升层面非常明显,无论是在一些影视游戏还是艺术创意的场景应用中,都可以有效的降低人工成本。在社交娱乐层面,很多内容创作者也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活动运营上,我觉得这是目前AIGC带来的一个最大变革。

  扬帆出海 刘武华:在内容生产这一模块,AI可以极大的提升效率,让更多人员运营回归到与用户交流的层面。我身边也有一些创业的朋友,以前是从低代码到0代码,随着AI的出现,未来可能是一行云代码,也就是说用语言就能直接写一段程序。还有比如用AI去编写儿童编程课,用AI教钢琴课等等,对于创业项目来讲,这些新的应用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场景。在泛娱乐领域,其实已经有很多游戏厂商开始用AI去赋能,实现千人千面的交流。随着国内一些头部大厂陆续发布自己的大模型,在很多细分赛道可能会诞生很多机会。

  声网 李斯特:AIGC有可能带来一种全新的交互方式-LUI(语言language即UI) 。回顾过去,从打孔纸带到命令行到GUI到触摸屏,每一次大的交互方式变革,都会导致接使用计算设备的人群明显扩大,计算设备能够完成的任务也明显增长, 再迁移到社交产品来说, AIGC加入之后,有可能彻底改变这种交互形态,AIGC可能讲当前社交从信息和内容升级为更强行动,比如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除了现在已有的信息流和照片,AI能够通过自然语言沟通帮助用户完成高质量的信息交换和匹配目标筛选,这种交互变更最终会推动产品演进到什么形态,我们现在猜不到,只能拭目以待。

  Q2:您所在的公司基于AIGC的能力做了哪些实践和探索?

  比邻星球 段志云:我们一直在寻找哪种解决方案能把用户快速生成与编辑一个3D物体或场景的难度降到最低。其二,我们希望游戏NPC和人之间的互动更加真实,如果是一个 2D 形象,我们现在基本上很容易就能做到赋予其表情和动作,但如果是一个3D人物模型的大游戏场景,目前还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

  声网 李斯特:声网长期都在AI这一领域有投入,我们过往的投入主要是在音频处理、声音降噪以及视频处理等方面的专用模型。ChatGPT火了之后,我们也在做一些探索和尝试,比如基于特定场景下定制模型的训练与打磨,大模型的多模态特别是声音模态的大模型探索,我们也在结合社交玩法中的一些应用去帮助客户应用大模型。

  当然,目前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比如全链路的耗时问题,语音转文字的准确、断句问题,给大模型输入输出的流式传输的问题,这其中有许多也是声网擅长的领域。另外,如何让大模型驱动的虚拟人在这些场景里具备稳定的世界观与虚拟人格,让其能够遵守社交游戏规则等这些prompt工程的问题,可能再过几个月,大家能够看到一些我们合作的落地应用。

  商汤科技邢孝慈:我们4月10号发布了“日日新SenseNova” 大模型体系,我们希望其在模型迭代速度及处理问题的能力上可以日日更新。不仅如此,我们还推出了商汤最新研发的语言大模型“商量SenseChat”已经达到千亿参数体量,主要是做文本的理解和创作。另外一个产品叫“秒画SenseMirage”,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大幅、大量级的画幅创作。数字人(835670,诊股)生成产品叫“如影SenseAvatar”;大场景生成建模,叫“琼宇SenseSpace”;小物体生成建模,叫“格物SenseThings”。目前,我们可以进行一些落地应用,在应用过程中,再将泛娱乐、教育、医疗等这些行业场景里面的真实数据反馈到大模型,不断地去做fine tune,就能更好的去服务客户。

  Q3:AIGC能够给社交带来了哪些新玩法?创业者有哪些新的机会?

  声网 李斯特:我们相信未来的创新可能是来自我们做TO C的客户,我们最也在很积极的去交流,其实声网的任务还是为客户做好技术的支持。从宏观方向来看,每个人对于社交的底层需求是不会变的,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其实还是要解决陪伴、自我实现等需求。把AIGC引入了之后,如何让提供这些需求的APP在某一个环节变得更好玩、更有效率是创业者需要考虑的。

  前两天有一个专家提到AIGC和人是一个配合的关系,前期可能是一个驾驶助理,慢慢变成副驾驶,再逐渐帮助你实现自动驾驶。在社交领域同样如此,它可能会先成为一个特定玩家的助理,再逐渐成为一个分身,当你不在的时候,也可以去完成更多的社交触达、游戏任务、真人互动等,虚拟人也可能作为一个独立人格,和真实用户之间有更多互动和陪伴。

  比邻星球 段志云:AIGC确实是个很大的赛道,但如何找到一个让用户和普通玩家真正有兴趣的玩法,还在探索之中。虽然现在GPT很厉害,大模型也证明了自己有很多能力,但还没有出现一个东西能够独立支撑一种创新的玩法,目前来看,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商汤科技邢孝慈:AIGC在革新内容、降低成本的同时,可以带来更多的应用和场景。目前,行业对AIGC的探讨大多还是一个内向思维,首先考虑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AIGC很强的地方其实是能够快速生产内容,目前国内比较受年轻人欢迎的云游戏、云动漫、云视频、AR、VR 这些产业与互联网视频相比,在内容投入的量级和资质能力上还存在一定差距。在新一轮竞争中,如何借助AIGC这样的先进技术去推动这类行业达到短视频的覆盖面和影响力,是很多创业者可以考虑的问题。

  扬帆出海 刘武华:在GPT没火之前,AI在社交泛娱乐领域也有很多应用。GPT大模型的出现其实是提供了一个更易用、底层更完善的能力。有些从业者时也会聊很多有趣的话题,比如在印度市场做一些社交类产品的运营时,可能会先用AI去判断一下对方的消费潜力以及基本的消费信息,我相信在这个模块上,尤其是基于一些投放增长需求,AI在未来可以做得更好。

  Q5:社交类产品在与AI结合的过程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商汤科技邢孝慈:由于AIGC具有生成内容快、易分享、易传播的特点,如果有不合规的信息出现,就会很快在社交网络上发酵,所以来源很重要。此外,还涉及到了社会动员功能的失控风险以及相关的一些技术措施。我有几点思考,首先,能不能在上加一些前置的审核,让不合规的内容没那么容易被生产出来,另外也要保证像一些数字人产品的可信使用,在数字人身份核验上和内容本身的授权上,做更多的规范限定。此外,还有专利和版权保护的问题,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做提示词、问问题,那目前由 AI 生成资产版权到底归属于谁?为了它可追溯、可以做版权保护,是否可以加一些数字水印,保证其来源明确,这些问题都需要多方一起来参与探讨。

  声网 李斯特:有几个AI大模型已经接通过图灵测试了,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突破。但也可能会在未来面临一些伦理或法律上的问题。比如在社交产品里,由AI驱动的虚拟人与真人之间的沟通是否可以作为一个有效的承诺?假设发生了欺诈或不当的行为,责任谁来承担?再往前,会不会出现真人和虚拟人之间的友谊、爱情等,这些因素都很有可能会引发对伦理的挑战。更进一步,当AI的人格出现了一些特别独立或不当行为的时候,我们如何去做伦理和法律上的管理,这些都可能是前进过程中的问题。我的理解是,人需要道德法律的规范,AI也是如此,它或许在未来是一个大的秩序重建。

  我们也看到OpenAI这类的公司其实在一开始的模型设计中就考虑到了这些问题,对于早期的AI从业者而言,都会有一个很强的自我约束和道德限制,但随着更多的人进入到AI行业,一定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一些影响和危害。所以,对于所有的AI从业者来说,大家对于监管的态度一定是不能放松的。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